反恐特別報道:
  法制網記者 潘從武
  近年來,新疆乃至全國各地發生的大量暴恐案件中,暴恐分子幾乎都參與非法宗教活動、收聽觀看了暴力恐怖音視頻後,最終實施暴恐活動,暴恐音視頻非法傳播已成為當前影響新疆穩定的最大毒源。
  法制日報記者近日通過採訪新疆政法部門相關負責人、法律界專家、宗教界人士,並對話落網的參與暴恐活動犯罪分子,以期揭開境內外暴恐組織通過傳播發佈暴恐音視頻,蠱惑煽動極端宗教分子實施暴恐活動,危害國家安全和公共安全的醜惡面紗。
  暴恐音視頻成為暴恐案件多發誘因
  記者7月11日獲悉,近幾年來,境內外“東突”恐怖勢力在我國新疆境內製造了至少百餘起暴力恐怖案件,造成各民族群眾、基層幹部、宗教人士等百餘人喪生,數百人受傷。特別是近期落網的涉暴力恐怖犯罪嫌疑人,基本以80後、90後為主體,他們大多通過互聯網和多媒體卡等載體觀看暴恐音視頻,傳播宗教極端思想,學習“制爆方法”和“體能訓練方式”,借助QQ群、短信、微信以及非法講經點等交流制爆經驗,宣揚“聖戰”思想,密謀襲擊目標等。
  相關部門提供的數據顯示,近年來,“東伊運”恐怖組織不斷密集發佈暴恐音視頻,其中,2010年8部,2011年13部,2012年32部,2013年109部,2014年截至6月份已發佈72部,其數量和頻度逐年攀升,並不斷通過各種渠道傳入境內。一些恐怖組織甚至利用互聯網招募人員,傳播暴恐思想,傳授暴恐技術,籌集恐怖活動資金,策劃恐怖襲擊活動。
  盲聽盲信盲從讓極端分子背道而行
  今年新疆偵破的大量暴恐犯罪團夥,無一例外都收聽觀看了“東伊運”恐怖音視頻,制爆技術和方法也來自於“東伊運”視頻,這些暴恐音視頻儼然成為暴恐團夥的“思想指引”、“行動指南”和“訓練教材”。極端分子在觀看、收聽這些視頻後,思想急劇發生裂變。
  今年6月27日凌晨,新疆阿克蘇市再次上演了警民聯手制伏暴徒的一幕。犯罪嫌疑人吐爾遜·吐來克,在持刀將兩名過路女性捅傷並企圖繼續實施襲擊的時候,被聞訊趕趕來的群眾和巡邏警力聯手抓獲。
  吐爾遜·吐來克後來交待說,他之所以選擇襲擊無辜路人,正是受到了暴恐音視頻的蠱惑。
  “今年5月份,我開始收聽收看別人拷給我的音視頻,視頻里有戰鬥的場面、訓練的場景。我現在最恨的人就是那個傳給我視頻的人。”近日,面對記者,吐爾遜·吐來克的言語中不時流露出悔恨之意。
  從警方查獲的一系列暴恐音視頻來看,無一例外,都披著宗教的外衣,然而其叫囂的,卻完全與伊斯蘭教倡導的“行善止惡”背道而行。
  被洗腦後的暴恐分子認為,暴恐音視頻里講的才是真正的教義。借助暴恐音視頻,弘揚向善的《古蘭經》,也成了他們宣揚暴力的道具。
  莎車12.30案犯罪嫌疑人艾麥爾·艾力交待:“我們的頭目說,不搞聖戰就進不了天堂,因為他是翻著‘古蘭經’說的,再加上他是我們的頭目, 所以我就相信了。”
  警方證據表明,暴恐團夥作案、訓練及製造爆炸裝置等手段,均來自對暴恐音視頻的模仿。北京10.28天安門暴恐案組織者和主犯供述,他們的襲擊手法,就是從暴恐音視頻中學到的。警方從團夥頭目吾斯曼·艾山的手機和電腦里找到的自拍視頻顯示,其團夥“行動宣誓”和“侮辱焚燒多國國旗”等畫面,就與境外恐怖組織的暴恐視頻內容,如出一轍。
  暴恐分子在標榜自己“虔誠”的同時,暴露的是對伊斯蘭教義的無知。
  面對記者的詢問,6.15新疆和田市襲擊棋牌室犯罪嫌疑人木爾扎提,竟然不知道伊斯蘭教有多少年的歷史,穆斯林要做的五個功課是什麼等基本常識。
  事實上,絕大多數暴恐分子甚至根本不知道《古蘭經》的內容。
  鄯善6.26案的主犯阿布都拉·伊斯拉甫說:“我沒有看懂古蘭經的能力,所以我只知道我們頭目講的內容。”
  疏附12.15案犯罪嫌疑人圖爾貢·伊斯馬伊力稱:“我不會念《古蘭經》,一點都不懂。”
  巴楚11.16案犯罪嫌疑人阿不都熱合曼·買買吐爾遜更是這樣說:“我不懂《古蘭經》的意思,我會念但不會翻譯,(因為)古蘭經是阿拉伯文,(我)不會翻譯。”
  然而,就是這個自稱對《古蘭經》只會念,卻不懂其含義的阿不都熱合曼·買買吐爾遜,卻是巴楚11.16暴恐團夥中所謂的“宗教導師”。正是在他的煽動下,9名暴恐團夥成員在襲擊當地派出所砍殺民警和群眾時被擊斃。而他本人卻一直躲在幕後。
  吐魯番8.15案犯罪嫌疑人祖農·艾合買提交待:“別人說我的言行不像個男人,通過接觸經由互聯網和移動存儲介質傳播的宗教極端思想,我發現可以通過別人實現自己當個‘男子漢’的夢想,於是我盯上了幾個年輕人,開始用暴恐音視頻對他們進行洗腦。”在他不斷灌輸和引導下,他的追隨者被剝奪了思考和判斷的能力,而祖農·艾合買提也為自己變態的心理,能夠肆意操控他人感到得意。
  8.15案發後第3天清晨,警方在對藏匿於一處山洞內的11名暴徒進行圍捕時,對方不聽勸告,反而頑抗攻擊,4名暴徒被當場擊斃,他們就是祖農·艾合買提所的“徒弟”。當這一切發生時,他正在自己家裡睡大覺。
  不會念“古蘭經”,不明白經文意思的極端分子,在經過暴恐組織洗腦、控制和暴恐手段訓練後,變成了殺人和自殺的機器。
  正是由於對教義的無知,暴恐分子成為團夥操縱的馬前卒和犧牲品,盲聽、盲信、盲從,“三盲”將他們推向了不歸路。
  暴恐分子通過音視頻曲解《古蘭經》教義
  新疆師範大學法學院院長陳彤說,暴力恐怖音視頻的極端危害性表現在,通過曲解《古蘭經》教義,灌輸宗教極端思想,宣揚所謂的“聖戰”,實為煽動實施暴力恐怖犯罪。對我攻擊污衊,詆毀民族政策,惡意挑撥民族關係,散佈民族歧視,煽動反對黨和政府。傳授暴恐等犯罪技能,提供恐怖襲擊及武器製造的具體操作方法,現實危害性極大。通過發佈含有對婦女及兒童進行“聖戰”洗腦,接受恐怖訓練的視頻,企圖鼓動婦女兒童加入暴力恐怖組織。
  “殺戮絕不可能換取進入天堂的資格,”烏魯木齊白大寺伊瑪目阿布都西克爾·熱合木吐拉大毛拉結合教義駁斥說:“每一個死者生前在這個今世的行為,決定了其在後世的待遇,以此鼓勵穆斯林信徒履行善功。凡生前作惡的暴徒,都將被投入火獄。”
  新疆伊斯蘭教協會常委加如拉·庫爾班大毛拉說,《古蘭經》中說,“作惡者每做一件惡事,必受同樣的惡報。可見,那些製造暴力行為的恐怖分子,不僅得不到真主的喜悅,進不了天堂,還要受到火獄永久的懲罰。”
  而4.30烏魯木齊火車南站暴恐案的受傷者伊某某氣憤地說:“他們(暴恐分子)怎麼可能進天堂?他們殺人了啊!殺人的人能進天堂嗎?我是一個虔誠的穆斯林信徒,沒有一本書上有‘殺人可以進天堂’的說法。”
  暴恐音視頻傳播渠道多樣化危害嚴重
  “東伊運”暴恐組織將音視頻借助自建網站、免費網絡硬盤、境外恐怖組織網站、分享網站、社交平臺以及電子書籍等途徑進行音視頻對外宣傳,積極鼓勵境內宗教極端和暴力恐怖分子組成暴力恐怖團夥,就地開展“聖戰”、殺死“異教徒”。並宣揚只要“聖戰殉教”就直接升入天堂,對普通信教群眾進行煽動蠱惑,其危害極其深遠。
  除“東伊運”自主投放外,其組織還鼓動不法分子通過“翻牆”等方式下載恐怖音視頻,共享後供人下載傳看。
  近期,新疆公安機關收網打掉了一“翻牆”登錄“東伊運”網站,下載、傳播暴恐音視頻的犯罪團夥,抓獲犯罪嫌疑人14名。經查,該團夥向他人傳授“翻牆”軟件和雲盤使用方法,下載暴恐音視頻後,通過雲網盤、多媒體卡、U盤等傳播,並利用手機、電視、電腦等,多次組織他人觀看。
  嚴打傳播暴恐音視頻鏟除犯罪溫床
  今年以來,新疆全區公安機關開展專項行動,先後破獲一大批利用互聯網和移動存儲介質傳播暴力恐怖音視頻等非法宣傳品案件,打擊處理了一批違法犯罪嫌疑人,有效遏制了暴恐音視頻傳播蔓延之勢,發揮了震懾犯罪教育群眾的積極作用。
  今年5月6日,群眾舉報稱有網民在多人網絡公共空間內發佈“伊斯蘭之聲廣播”暴恐音頻。後經審訊,該網民交代,今年4月29日還利用互聯網向他人發送製造炸葯、炸彈技術等制爆配方。經公安民警調查,該網民真實身份為約某某,現居和田地區皮山縣。約某某在審訊過程中對其利用互聯網傳播暴恐音視頻和制爆配方的違法事實供認不諱。近日,皮山縣人民法院依法對約某某判處有期徒刑13年。
  5月26日,群眾舉報稱有網民在多人網絡公共空間內傳播境外恐怖組織實彈訓練的視頻文件和宣揚“獨立和自由”的煽動性音頻文件。後經調查,該網民共計利用互聯網傳播暴恐視頻1部,反動台比力克煽動性音頻5個,上述暴恐音視頻被大量網民多次下載,形成危害。後經公安民警調查,該網民真實身份為居某,現居喀什地區澤普縣,公安部門迅速將其抓獲,當場收繳手機一部。近日,澤普縣法院依法對居某判處有期徒刑15年。
  6月2日,阿克蘇地區沙雅縣公安局根據群眾舉報打掉一暴恐團夥,抓獲4名犯罪嫌疑人,查繳弓弩、長劍8把。經調查,自2013年12月以來該團夥成員多次聚集觀看暴恐音視頻,制爆試爆,密謀計劃襲擊基層幹部和群眾。
  6月7日,喀什市公安局在盤查中查獲手機存有制爆視頻的犯罪嫌疑人2人。通過順線深挖打掉一暴恐團夥,抓獲3名犯罪嫌疑人,查繳大量制炸涉爆物品。經調查,今年5月以來,該團夥多次組織觀看暴恐音視頻,仿照暴恐音視頻製作爆炸裝置,到戈壁灘試爆,並預謀在喀什市實施暴恐襲擊。
  ……
  新疆政法機關將繼續加大查處打擊非法傳播暴力恐怖音視頻工作力度,絕不姑息手軟,堅決嚴厲懲處。
  法制網烏魯木齊7月11日電  (原標題:記者調查:暴恐音視頻成影響新疆穩定最大毒源)
創作者介紹

ld41ldyho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