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索馬裡海盜扣為人質的中國漁民。
  【環球時報赴舟山特派記者 邱永崢 邢曉婧】聯合國新聞中心10月22日發佈消息稱,目前索馬裡海盜手中掌握的人質總數為37人。這37人中,來自中國大陸的就有11人——2012年3月26日,臺灣船東投資的漁船“建昶”號在索馬裡海域遭遇海盜,臺灣船長被槍殺,包括11名大陸漁民在內的28人淪為人質,迄今未能獲釋,創下索馬裡海盜扣押中國人質最長時間紀錄。2014年10月21日,多名被扣漁民的親屬向《環球時報》記者講述了她們在劫持事件發生後900多個日夜所經歷的煎熬,以及對最近5個月來沒有收到親人任何音訊的擔憂。《環球時報》記者還就此事採訪了臺灣當事漁業公司、漁政管理機構、中國反海盜專家和國際海員權益組織,從而勾勒出被海盜扣押人質所面臨的艱難處境以及政府和國際組織解救人質的難點。
  “從今年5月到現在音訊全無”
  “從今年5月到現在,我沒有接到過我老公一個電話!”浙江舟山的虞蘇群大姐喃喃地對《環球時報》記者說:“31個月了,以前總是半個月或者一個月讓他給我們打一次電話,雖說只有一兩分鐘,但聽到聲音知道他還活著,我們就踏實。”中國駐索馬裡大使館本月14日重新開館的消息給虞大姐帶來些許安慰:“中國外交官或許有辦法讓海盜准許我老公給我來個電話吧?”
  虞蘇群的丈夫是“建昶”號的輪機長李波海。“我老公被海盜擄走幾個月後,臺灣老闆就不再往卡裡打工資了,一家老小的生活就靠我在旅館當服務員每月一千七八的工資維持。”虞大姐哽咽地告訴記者:“出事前,我女兒正上高三準備高考,所以根本不敢讓她知道。這事一直隱瞞到她考上寧波一所大學。” 唐女士25歲的表弟冷文兵是四川人。“我接到表弟最後一個電話是在街上,因為太吵,根本聽不清他說什麼,然後就再沒有音訊了。之前,他每次打一兩分鐘電話是讓家人知道他還活著。”
  哥哥被扣押的曹勇妹也向《環球時報》記者證實:“我已經5個月沒有哥哥的消息了,最後一次和漁船老闆取得聯繫也是上個月的事了。”有條傳言最讓曹勇妹擔心。“聽說被海盜扣押的船員中已經有兩人病死。作為他們的親人,我們非常擔心,真是走投無路了。”
  《環球時報》記者21日聯繫向“建昶”號輸出勞務人員的河南勞務公司馮姓負責人,詢問解救中國漁民一事的進展時,對方唯一的回答是“不知道”。記者又致電臺灣建昶漁業股份有限公司,該公司人員要求先聯繫媒體負責人程先生,但截至記者發稿時,程先生的手機始終無人接聽。漁業公司老闆洪高雄的長子、公司股東洪振能接到記者電話時反覆宣稱“沒空!”“有什麼事聯繫我香港的律師”,然後便掛斷電話。洪高雄次子洪振誠的手機則直接轉到語音信箱。
  虞蘇群告訴《環球時報》記者,事發最初幾個月,臺灣船東還願意接聽電話,但隨後就開始推三阻四,現在乾脆拒接。虞大姐擔心:“由於船員甚至沒有跟漁業公司簽訂合同,所以海盜從最初要價2000萬美元降到現在的80萬美元,可我們擔心這筆錢臺灣船東仍不願意支付。”唐女士告訴記者,事發後,她和其他人先後聯絡地方政府、省台辦、國台辦和外交部,也聯絡過臺灣“外交部”和漁政管理部門,但沒有任何結果。
   跟海盜打交道“官不如民”
  “剛開始,他們一直被關押在漁船上,最多只能在甲板上活動手腳。每天只允許吃兩頓飯,因為海盜也是要計算成本的”,虞蘇群告訴《環球時報》記者,“這期間海盜中有英文翻譯,對船員也算好,隔半個月或者一個月就讓他們給家人打一兩分鐘電話,一方面告訴家人他們沒問題,一方面打探消息。”
  唐女士透露:“去年下半年,我表弟他們被轉賣給另一伙海盜,弄到了岸上。具體哪個地方我們也不知道,因為用英文拼不出地名,海盜也盯得緊,所以無從知道。讓我非常害怕的是,這夥海盜沒有翻譯,因此有語言溝通問題。只要出點錯,海盜就對他們拳腳相加。”唐女士之前還曾打通過海盜的電話,接通後海盜會立即把電話塞到中國人質手中,但此前的電話現在已無法接通。
  臺灣漁政部門一名官員21日接受《環球時報》記者採訪時坦言,跟一心只要錢的索馬裡海盜打交道,世界各國政府都困難,因為各國都堅持不跟恐怖組織談判的原則,更麻煩的是,“建昶”號是
   亞丁灣護航應該繼續
  11名中國漁民的經歷再度提醒國際社會,索馬裡海盜的威脅遠沒有消除,但在西方卻傳出中止亞丁灣護航的聲音。“出於經濟和政治因素的雙重考慮,美國與歐洲正試圖游說聯合國中止在亞丁灣的護航行動”,一名熟悉亞丁灣護航的人士向《環球時報》記者透露:“由於經濟複蘇遲遲未能達到預期,巨額護航開支讓美歐多國政府頭疼不已,早就萌生退意。美歐更擔心中國海軍借護航‘練兵’,所以努力游說聯合國相關機構中止明年到期的亞丁灣聯合護航行動。”
  國際海員組織高級官員埃倫·托馬斯對《環球時報》記者說:“自2013年起,索馬裡海盜在亞丁灣的襲擊次數確實明顯減少,這得益於多國海軍的護航行動。因此,國際航運公司開始減少安保投入,部分公司將每艘商船上的安保人員從4人減到2人,甚至考慮取消安保。一旦多國海軍的護航行動提前中斷,索馬裡海盜肯定會卷土重來。”
  英國達雅德海事機構日前也發出警告。該機構首席運營官伊恩·米勒表示,西南季風造成的惡劣海況影響了海盜上半年的活動,隨著季風結束,未來幾個月索馬裡海盜襲擊事件肯定會驟然增加,特別是索馬裡東北沿岸和亞丁灣海域。《環球時報》記者從該機構海盜情報中心處獲知,第三季度已接獲22起海盜襲擊事件的報告,其中20起獲證實。
  “最近一起發生在9月25日,一艘商船在霍爾木茲海峽遭一艘快艇跟蹤,最近距離為20米。本季度最早一起事件發生在8月12日,一艘在阿曼海航行的印度油輪發出求助信號,三艘快艇對它展開追逐,但最後沒能登船。”伊恩·米勒向《環球時報》透露道。
  10月19日,在哥本哈根舉行的國際航運會議上,專為國際海運公司和多國政府提供安保顧問服務的“風險情報”組織警告稱,明年2月的尼日利亞大選將成為索馬裡和其他非洲海域海盜活動驟增的“催化劑”,幾內亞灣和亞丁灣海盜襲擊次數會“預增”。該組織項目主任漢斯·蒂托·漢森表示:“不良政客為解決大選所需巨額經費,會指使海盜加強活動,扣押更多人質以換取金錢。”
  華信中安公司董事長殷衛宏21日接受《環球時報》採訪時表示:“如果國際社會現在就取消多國海軍聯合護航,以往的努力就可能半途而廢。”他表示,索馬裡政局正趨向穩定,非洲多國維和部隊也剛剛幫助索馬裡過渡政府奪回海盜盤踞多年的老巢,如果美歐這時候放棄亞丁灣,不亞於給海盜喘息的良機。
  曾被索馬裡海盜扣押200多天的浙江漁民徐劍行也表示:“換了許多工作,發現還得繼續到非洲捕魚以維繫生活,而這更需要海軍護航保駕。”就在亞丁灣時間10月21日上午8時許,中國海軍第十八批護航編隊長白山艦,採取艦艇伴隨護航與特戰隊員隨船護衛相結合方式,經過兩天三夜時間,將兩艘170噸中國遼寧籍漁船順利送抵亞丁灣與紅海海域交界的曼德海峽北口解護點。▲
  【環球軍事報道】自2008年起,全世界有超過4000名海員遭遇海盜劫持。2010年,近100萬名海員在“現在終結海盜”祈願書上簽名。但2010年以來,海員的人身安全形勢仍不斷惡化,有些被海盜挾持長達1000多天,其中許多人遭到虐待,有的最終慘遭殺害,更多船員處於海盜的陰影之下。
  華信中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董事長殷衛宏在接受《環球時報》採訪時稱,索馬裡海盜共有4個組織:索馬裡水兵、國家海岸志願護衛者、邦特蘭衛隊和梅爾卡。成員多是民兵出身,參加過索馬裡內戰。他們搶劫商船,綁架人質,向船東索要高額贖金,如果船東如數支付,他們通常會釋放人質,但仍有殺人記錄。2008年,索馬裡海盜共搶劫127起,35艘商船被搶,600多人遭劫持,2人死亡。被劫持人質中還包括我國天津市遠洋漁業公司所屬漁船“天裕8號”的24名船員。2008年索馬裡海盜約有100名成員,現在已發展至1200餘人,擴張勢頭迅猛。印度洋280萬平方英里的海域中都有他們的身影。
  南中國海也是海盜猖獗之地。上世紀六七十年代,各國加大對馬六甲海峽海盜的打擊力度,海盜活動一度有所收斂,但90年代該地區出現政治和經濟動蕩後,海盜又開始劫財、殺人,製造事端。據美國《時代》周刊報道,聯合國的數據稱,1995-2013年全球海盜襲擊事件的41%發生在馬六甲和新加坡海峽。國際海事組織本月初表示,東南亞水域2014年已經發生一系列海盜襲擊事件,自4月以來已有11艘船隻在馬六甲海峽或南中國海被劫持。
  殷衛宏說,東非、西非的海盜多為退役軍警,形勢更加複雜。一名中國船長範樹人曾在2012年2月13日遭西非海盜襲擊貨輪不幸身亡。這些海盜通過政商勾結,專門盜取船隻油料,非法倒賣。幾十噸甚至上百噸的油料轉手就能賣掉,可見其“盜銷一條龍”的非法產業鏈早已形成。
  殷衛宏認為,海軍護航和民間武裝可在安全上加強保障,也能對海盜起到震懾作用,對海上運輸來說非常有必要。由於海軍護航只能在出發地A點和目的地B點的周邊海域活動,兩點之間的廣大海域仍需要民間武裝輔助,兩者缺一不可。目前全球範圍內約有380家安保公司,英國最多。▲【環球時報記者 邱永崢】  (原標題:中國人質受困索馬裡900天 家屬聯繫兩岸官方無果)
創作者介紹

ld41ldyho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